首页  >  廉政教育  >  廉政史鉴

遗以清白计深远

  2019-01-17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 当前共有 51 人浏览

●须知,再大的家业,也会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。但留给后代一份“清白”的传家宝,却能如泉源活水,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,这才是爱的“为之计深远”。

古语有云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此乃人之常情。然而,如何为子孙“计深远”?自古以来,却是众说纷纭:有人攒存巨量钱财,有人留下良田美宅,还有人追求封妻荫子……

南朝梁大臣徐勉的选择,则是“遗之以清白”。据《梁书·徐勉传》记载,勉虽居显位,不营产业,家无蓄积,俸禄分赡亲族之穷乏者。门人故旧或从容致言。勉乃答曰:“人遗子孙以财,我遗之以清白。子孙才也,则自致辎軿;如其不才,终为他有。”用今天的话来说,徐勉虽然官职显要,却从不去经营私产,家中也没有积蓄,所得薪俸大都分送赡养亲族中的穷困贫乏者。门人故旧来劝他,他的回答洒脱豁达,“人遗子孙以财,我遗之以清白”。因为,子孙如果有才干,自然能够创造财富;如果没有这份才干,即便留下财产,最终也难以守成。

不遗钱财遗清白,如此“为之计深远”,看似有些不近人情,却展现了徐勉不同流俗的眼光与心胸。诚如古语所云,“父之爱子,教以义方。”父辈如果真正疼爱子孙,就应当教给他们立身处世的道理,令其心中有戒、行不逾矩,始终走在人生的正道上,而不是为其留下金山银山。

徐勉的选择,对今天的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来说,依然具有启示意义。近年来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例显示,少数党员领导干部政治站位不高、理想信念动摇,斤斤计较于一己一家私利,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抛在脑后。他们中有的利用手中职权为子女铺路搭桥,搞出“萝卜招聘”“子承父业”“火箭提拔”等乱象;有的为了让儿孙过得舒坦些,就安排他们挂靠到某些关系单位、常年“吃空饷”;有的搞“前门开店,后门收钱”那一套,上演贪腐“父子兵”闹剧。凡此种种,莫不是自以为小算盘打得精明,实际上不过是“不计深远”的短视与溺爱,迟早会落得个“全家不圆”的结局。

家风,在某种程度上说,也是党风政风的一面镜子。一名党性坚定、恪守清廉的党员领导干部,在家风家教方面,也一定能够做到“遗子孙以清白”。朱德同志一生反对搞特权,对子女要求十分严格,常常告诫子女“别想靠我当官”。荣获“改革先锋”称号、有“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催生培育者”之称的谢高华,虽然为地方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,却至今在义乌没有一处房产,没有一间商铺,也未持有任何义乌企业的股票。1988年,其子谢新彪部队转业后被安置到衢州市委组织部工作,时任衢州市委常委的谢高华坚决不同意,一句“只要我管的地方你就不能去”让这份工作泡了汤。谢新彪回忆说,对于父亲的做法,自己虽不完全认同,却始终充满敬意,将其视作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“为子孙作富贵计者,十败其九。”宋朝林逋在《省心录》中的这段话值得细细思量。须知,再大的家业,也会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。但留给后代一份“清白”的传家宝,却能如泉源活水,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,这才是爱的“为之计深远”。(张少华)


返回列表页

党员个人登录

X